二手房买卖协议山不转水转(上)

即时生活 2020-10-14183未知admin

  村民申绍华开办“申大哥接待站”,赚到了乡村旅游第一桶金。卫志均摄

  

  高空索道把曾经与世的古村与联系在一起。李伊凡摄

  “条条道通罗马。”但是,直到2002年,雅安市汉源县彝族乡古村,不但不通罗马,而且不通骡马。

  三四百年前,一支彝人逃到这里,凭借刀削斧劈的悬崖,连绵战火,隔离恩怨。古村成了一块时间的“飞地”,几百年过去了,村里人还像当初那样,还像猴子那样,攀扯着垂挂绝壁的藤蔓上上下下。1966年,修建成昆铁的铁道兵在直起直落的高山上架起13道钢梯,属于古村的时光,才有了第一次可见的流转。

  西部大的东风为古村刮来一条新。骡马道刚刚建成,古村就有了游客。游客一年比一年多,遇上大假,用于接待的几张床根本就不够住,每当这时,申绍华会把家里安排不下的游客引流别处,心里想着,肉烂烂在锅里头,我有你有大家有。个别游客却不愿意去别的人家,说一起来的就要住在一起,又说他们家的服务比别家周到热情。说这些的游客里又有说他应该胆子大点步子大点把档次搞得再高点的,加上乡信用社不止一次找上门来,说要是扩建客栈,先贷十万给你,不够另说。一来二去申绍华就动了心,不光造了计划,还把建所需的砖也买了回来。买回来他又有些犹豫了。对于古,游客是不是只有三分钟热情要打问——花花世界多了去,古穷乡僻壤,到底有多少人会生起到此一游的冲动,继而把冲动变成行动,他并不那么自信。更让他信心不足的是在外打工的两个儿子。几次让他们回来,两个狗东西答应得快,忘得也快。要是客栈扩大接待量增加,还是老两口一唱一和,那就是了……

  给力“精准扶贫”,出资两千多万元为古村架起高空索道。2018年节前夕,索道正式投入使用。申绍华心里某个地方动了一下:这个,虽说天公不作美,游客仍有增无减,这说明游客对古的兴趣不仅没有“退烧”,而且还在升温。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不止一次,申绍华把毛语录背给两个儿子听。两个小子说:这话听着顺耳,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按你的意思做,用你的思设计我们的人生。

  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没意思的话何必多说。申绍华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不用你管一辈子,你也管不了谁一辈子。他想朝东你叫他朝西,就算他人在屋檐下勉强低了头,等哪天屋垮檐塌,他想怎样,还得怎样。

  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申绍华正这么想时,儿子的态度却变了,比川剧变脸还快。

  与索道开通同步,沥青延伸到村里,现在,四个轮子是风风火火转起来了。修那阵,穿梭在工地上的四辆大力摩托,有一辆是申绍华的小儿子申伟在开。申伟是1994年生人,读完初中就闯世界去了,山西都去过,主要搞建筑。儿行千里母担忧,村道开建,母亲甘绍芝好容易有了借口,打电话让他回来,说离工地最近的就是我们家,哪里都是挣钱,何必舍近求远。一开始申伟听不进去,说回来还是修地球,人在外面,见的天都要比古大。甘绍芝说等你回来,大头我出,买个三轮拉土方,吃的好歹也算是技术饭。申伟说锄把长一截,修完我又拉什么?甘绍芝说你娃在外面见了多天,结果还是个近视眼。不是么?是修给车子跑的,车轮子停不下来,你就有的是事干。

  申伟还真回来了。不光他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个“拖斗”。“拖斗”是他的女朋友李娟。两个人是在山下打工时认识的,不长的交往史说起来有点意思。微信上“摇一摇”,两人成了好友。热乎是从发红包开始的,申伟把红包发出去,那边手指一点,红包收了,人“闪”了。理由找得也充分:一来就是糖衣炮弹,没内涵。正赶上家里没完没了催着回去,被拉黑了的申伟没好气地打背包回到古。一万个没想到,那天大力摩托前现出张脸,跟拉黑他的微信头像一模一样。两个人同时愣住了——冤家窄,狭相逢,真有这本书卖!原来,李娟是被朋友约着来古玩的,来之前她还开玩笑说:我打过古人的劫,二手房买卖协议千万可别自投罗网。还真是一语成谶,掉进网了。只不过是张情网——小伙子不光没把旧账当回事,还招呼她和朋友去家里“吃香(肠)喝腊(肉汤)”。李娟爬进车斗,随着马达启动,整座山都在往身后退去,像一头温驯的巨兽。李娟于是成了驭风而行的骑手,身心都变得轻盈舒展起来。

  申伟也真是够帅的。感觉是个奇妙东西,那一刻,李娟认定他是她的菜。申家待人好,连游客都这么说。待外人都好,待自家人总不会差。这么想着,姑娘嘴角就成了两个瓢。弧线拱起就没再往下落,姑娘一颗心也咧着嘴笑:申家人气指数旺,每逢节假日,接待站生意红得像火塘。

  申绍华两口子心里头的温度比火塘里还高。这门亲事看来是十拿九稳了,天上掉下个儿媳,别说打着灯笼火把,这是开着十盏探照灯也找不到的好事。何况这姑娘俊,嘴甜,人勤快,二手房买卖协议动作又麻利,做起事来比风车转得还快。前些天接待站来了一拨游客,三十多个人,招呼应酬、端菜递碗、清洗盘盘盏盏,差不多她一个人搞定。心想她是累着了,哪曾想,到了晚上,她和他们围着火塘摆龙门阵,不光十足,语言还丰富得很,逗得老两口的哈哈就没打过顿。他们替儿子高兴,也替自己高兴——这么好的儿媳娶回家,也就拴着儿子的心了,儿子安下心来老两口就有帮手了,老申家的农家乐就可以开得更红火了。

  申伟还真是亲生的,让老爹老妈看了个准。面从泥巴变成沥青后,村道施工暂时告一段落。三轮车一时没活干,二手房买卖协议申伟不仅挂口没提“走四方”,连申绍华拿话撵他也不走。申绍华让他将就有空多去未来的老丈人家里挣点印象分,申伟却说:天气不错,要不我们请几个人动手修子?申绍华白他一眼,别跟我鸡毛做毽子闹着玩。申伟一本正经地说:几十岁的人了,要玩也玩点有内涵的。当妈的接话说:你昨晚不是睡在磨盘上吧?言下之意,哪股水把你冲转了?!申伟像是回答她又像是在自说自话:山不转水转。说完唱着儿转身走了。

  这老两口是听到过的,这回听起来,连调调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申伟这么说这么唱并非心血来潮。家里只有三个可以待客,游客多的时候,把客厅里的沙发当了床,床位仍远远不够。咕噜岩十多户人,家家都住过从他家分流过去的客人,光幺爸申绍平家分到的食宿费起码就有一万多元。倒也不单是心疼那些钱绕道拐弯跟了别人,钱嘛,一个人一家人总是挣不完的。但有钱不挣就太傻了,放着大钱不挣净挣小钱就太不着调了——一个床位三十元,节假日翻番,挣的还是“牛工钱”。看看人家城里,一晚上千的都有,三百两百更是家常便饭。要说出来玩的人都舍得花钱那是假的,但肯定也不是人人都把钱捏得能出汗。问题是人家有钱也给不出去——你的客卫生间也没有,电视机也没有,敢把价格定多高?

  触发申伟的另有其事。有一天安顿游客吃过午饭,申家父子见缝插针下地打核桃,有游客撵了来,说是要体验采摘乐趣。申绍华随手递了一个核桃给他吃,人家才吃了两瓣就大呼小叫起来:你这核桃有问题!申绍华赶紧停下手上动作:我们的核桃既不打农药又不上化肥,能有啥问题?对方更来劲了:不仅有问题,问题还大!这家伙看来是个碰瓷高手,申伟正这么想,人家却说:我是说这核桃也实在太香了点,香得不真实,香得太过分!那人当场订购五百斤鲜核桃,说要请亲戚朋友尝一下,什么样的核桃才叫核桃。若非亲眼所见,申伟都不相信古村的东西这么吃香。自家核桃不愁销,他也是现在才弄清楚的。有一个广州老板,每年都要委托申绍华给他发过去八千斤干核桃。a调和弦推荐一款实用的Facebook及 Gole工具。定金提前打过来,申绍华帮着组织收购,货备齐,尾款也就到了。申绍华组织骡马把核桃运到山下,从金口河找物流发出去,面都不用见,每斤五毛的佣金就到了手上。申伟怦然心动:以前觉得待在古没出,看样子,还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不在此山中。山不转水转,看来,发家致富的活水是流到口了。

  小儿子回心转意,仿佛一束光照进心间,申大哥心里泛起融融暖意。甘绍芝当然也高兴,只是除了高兴,情绪里又泛起浅浅遗憾:要是大儿子也回来,这家业就更兴旺了。

  大儿子申勇2013年就开始到处打工。当初他打着背包到处跑,申绍华没有拦他。那时他也不觉得古有什么好,好的都在城市里,都在大山以外。没想到放狗撵羊,小儿子后来也发了“野脚疯”,跑得比当哥的还远。古村能有今天大约是没有人想得到的,包括申绍华,包括甘绍芝,包括他们的两个儿子。申大哥接待站能有今天的光景就更是没人能想到了。话说回来,古村也好,申家的小日子也好,要说如今已经大红大紫、大富大贵,那是。但跟过去比,的的确确,变化山大。日子向好,但要走的还远,要蹚的水还深。节骨眼上,小儿子回来了,这当然好。要是大儿子也回来,自然好上加好。甘绍芝的心事,申绍华懂——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但他还是劝甘绍芝别急,再给娃一点时间。申伟不是心甘情愿回来了吗?当初放狗撵羊,如今狗儿回窝了,野山羊嗅觉灵敏,不会闻不到气味。

  把这几年发生在自己家里的事和盘托出,申绍华表情轻松又生动。我是听故事的人里的一个,更多是来帮忙扩建客栈的人——砌了一天砖,龙门阵下油茶好,下杆杆酒更好。申绍华的准儿媳也在现场,在申绍华讲到自己、讲到申伟的时候,不失时机来几句话,似真似假,亦庄亦谐,逗得屋中人笑得停不下来。

  笑声不停酒不停。酒不停龙门阵又哪来的空歇脚呢?

原文标题:二手房买卖协议山不转水转(上) 网址:http://www.sisiliuseo.cn/jishishenghuo/2020/1014/2470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声东击西新闻网 www.sisiliuseo.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